主页 > 高新驱动 >芙萝新作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书摘转载 妞书僮 >

芙萝新作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书摘转载 妞书僮

发布时间:2020-08-01   来源:高新驱动    

当陌生人请求协助时,如果是举手之劳,相信很多人都不会推辞;如果不太方便却仍在能力所及之内,部分的人还是有可能犹豫再三后答应。

但如果这个请求可能有潜在危险呢?

你,会答应吗?

 芙萝新作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source: visualhunt

第一章

平常跑半马习惯了,想说这次来挑战自我、报名了全马,却一直没有足够时间提高练习量,结果最后的十五公里根本生不如死,比我预期晚了整整一个小时才跑完。

这次参加的夜跑地点在较空旷的临海郊区,最近的捷运站和公车站都要徒步三公里才能到。路跑主办方虽然有安排好几班接驳车往返会场和捷运站,但是班次与现场几千位跑者比起来还是僧多粥少,根本就挤不上去。除非自己开车,否则就只能搭计程车了。

下午搭计程车抵达这里的时候还很诧异,因为这一带非常多栋住宅大楼,不是正在盖就是新完工,怎幺会交通这幺不便?一路跑下来,才发现这里住宅区入住率非常低。跑完路跑都已经十点了,亮灯的户数还不到两成。

领完奖牌、完赛礼,才发现大会舞台、现场设备和厂商摊位都已经在撤收了。活动会场越来越空蕩黑暗,海风一吹都冷得人直发抖,令人不想久待。我与现场多数跑者一样,很快就移动到外面大马路上。

边排队等接驳车,边拉筋伸展的时候,陆陆续续来了好多辆汽、机车,计程车、自家车都有,数量多到现场大塞车。这不是最多跑者的路跑,却是我看过最多接送车辆的路跑。

刚开始我还能耐着性子等,但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来了两班接驳车都还上不去,我就开始有些不耐烦了。望着前方长长的人龙,开始担心自己是否能搭上最后一班接驳车,赶搭捷运回家。

想改搭计程车,却又一直叫不到,只好眼巴巴地看着一位位跑者被家人朋友接走,心里羡慕又嫉妒,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麻烦爸爸来接我时,后面突然响起手机铃声。

排我后面的女人接起电话,从她讲电话的内容大概可以知道她老公正在开车过来的路上,本来已经快要到了,但是碰到交通管制,所以要绕路过来,不知道什幺时候会到,要她搭上接驳车的时候马上打电话跟他说。

那女人一脸不信地说:「交通管制?都这幺晚了怎幺会有交通管制?路跑已经结束了耶。你老实说喔,是不是现在才出门?」

电话那一头不知道说了什幺,女人似乎想到什幺,回道:「喔对耶,有可能有可能,刚才大会也有讲!好啦,我如果有上接驳车会跟你说。好,我会小心。好啦好啦,我知道啦!先这样,掰掰。」

我感到很好奇,就问她刚才大会有说什幺,深怕自己漏掉什幺重要讯息。

女人收起手机,对我说:「妳没听到吗?台上主持人讲很多次耶,一直提醒大家回家要小心。」

「喔。」我有点害羞地说,「我十点多才跑完,所以没听到啦。」

「这样啊……」她顿了一下又说,「就是最近新闻一直播的连续强盗杀人案啊。晚上的新闻说通缉犯现在就在这一区!」

「什幺!」我惊呼道,「他们不是专挑老人跟女人下手吗!」

「对啊!」女人眉头深锁,「所以我老公才会很担心啊。」

「难怪这幺多车子来接送!」我恍然大悟。

正想问她这跟交通管制有什幺关係时,突然有人大喊:「薇薇!妳怎幺在这幺后面?快过来!」

我转头一看,队伍前方有位女子正在向我后面的女人招手、叫她过去排前面。

薇薇有点害羞又有点犹豫,但是现在不是温良恭俭让的时候,时间已经这幺晚了,如果按我们现在的位置,很可能要再等两班才能上车。所以她尴尬地笑了几秒,就跑到前面跟熟人一起排。

我回头一看,此时才赫然惊觉自己居然是队伍最后一位,突然感到很不安。

又过了半小时,接驳车才来一班,排在我前面的跑者有一大半都散去了,也不知道是跑去哪里搭车。我叹了一口气,打电话拜託爸爸来载我回去。

家里在外县市,爸爸开车过来最快也要一个小时。马路上路灯虽亮但间距很远,附近又没有商店灯光,大部分的路段都很暗。等到最后,人行道上只剩下我一个人,心里越来越毛。看到我爸出现在对面马路时,我感动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幸好他愿意来载我,不然真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。

因为前面有一段路堵车,所以他把车停在附近的露天停车场,再走路过来找我。

停车场更是漆黑无比,光源完全来自外头路上的街灯。附近除了我跟爸爸以外,连只野狗都没有,更遑论其他跑者了。

双腿痠疼不已的我,在爸爸的搀扶下缓缓往车子迈进。

果然一下子挑战全马还是太勉强啊。我苦恼地想。

抓着爸爸的手臂,我努力往前一步步移动,双腿因疲劳过度而不时颤抖着。

「家里还有饭,回家热给妳吃。」爸爸吹着口哨,从口袋摸出钥匙往车子的方向按下开门钮。

车子当即闪了一下车头灯,车门解锁,两侧后照镜跟着自动往外掀开。

「不要。」我摇摇头,觉得自己的声音虚弱到有点陌生,「我怕我会吐。」除了运动饮料和水,我现在什幺都不想要。

「妳是运动过量、血糖太低吧?」

「大概吧。」我耸耸肩,「唉你怎幺把车停得这幺里面?脚好痠啊。」

「就快到了啦。」

「那个……不好意思!」一个陌生男子打断我们的对话。

「啊!」我被背后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。

转头一看,背后不知道什幺时候多了三个人,看来应该是一伙的。

「啊?」爸爸回应叫住我们的男人。

「那个……我们一直都叫不到车,跑完路跑又很累,实在没办法走到捷运站,能不能请你们载我们到那里?」这名穿着黑色无袖背心、卡其裤和Converse休闲鞋的男人诚恳地说。

他肤色黝黑、身形健壮粗犷,脸看起来很年轻,笑容就跟平常看到的跑者一样的阳光,似乎是个开朗健谈的大学生。

「这个嘛……」我犹豫地说。

从这里开到捷运站大概只要十到十五分钟吧,但是如果用走的搞不好就要一小时了。刚跑完马拉松、也叫不到车的我,很能理解这样的需要。但不知道为什幺,我就是觉得这两个男生哪里不对劲,但一时之间又说不出拒绝的理由。

「喔好啊,来啊。」爸爸想都没想,就豪爽地对他们招招手。

喂!你也太没有警觉心了吧!我心里骂道。

虽然他们都不像坏人,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!万一真是坏人,我们不就引狼入室了吗?

「爸!」

「有什幺关係!顺路嘛!」爸爸拍拍我的肩。他的个性一向非常大而化之,防备这种东西根本在他的世界不存在。

「耶!」那个背心男双手握拳欢呼道,「太好了!」

另一个男人穿着短袖T-shirt、牛仔裤和Nike气垫鞋,看起来也很年轻,只是气质比较斯文。

他大概注意到我的不情愿,有点尴尬羞涩地对我说:「我们愿意负担一些油钱,三百块够吗?」

两个男的都用超级真诚的眼神看我,这下我更觉得不能载了。当然,有钱赚是很好,反正也顺路,但是我们家的车子老到连车门都不一定打得开了,后座的门时好时坏,副驾驶座那边的车门早就已经坏掉很久了,爸爸常常忘记去修理。

「可是我们车子很旧耶……」我不好意思地说,试图婉拒。

「没关係没关係,只要有车搭,我们就很感激了。」背心男说。

「好吧……」我不甘愿地打开后座车门让他们入座。

跟他们一起的女生率先上车,再来是背心男,最后才是短袖男。

爸爸一上车就习惯地开广播来听,转到的电台正在播报最近震惊社会的连续强盗杀人案。

车上老旧的喇叭传来主持人低沉有磁性的嗓音:「……惯用折叠刀行抢,并在得手后乱刀刺死受害人……」

「又在讲这个。」我跟爸说,「听说刚才在会场的时候,主持人也有提到这个新闻,提醒大家回家要小心。」

广播主持人:「……行径嚣张恶劣、泯灭人性。知情人士指出,警方已锁定在逃嫌犯的位置……」

※更多精彩内容,就在芙萝新书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中!

本文摘自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

芙萝新作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芙萝新作《搭便车 都市传说》书摘转载  妞书僮

★真人真事改编,ptt marvel板、Dcard灵异板狂推爆文!

★「灵异」+「玄幻」+「刺激惊悚」+「推理悬疑」=半推理幽默芙萝式作品。  网友推文频喊:有着「伊坂幸太郎」的写作风格,剧情出乎意料!
★部落格百万人气作家,带你进入恐惧的黑暗深渊,享受毛骨悚然的战慄。
 

 
  趁着夜色搭上便车,
  狩猎者?被猎者?
  在后座的人──究竟是……谁?

  请……帮帮忙……

  当陌生人请求协助时,如果是举手之劳,你会愿意吗?
  小心!隐藏在恶夜下的善意杀机!

  五篇风格迥异的故事,引爆残酷血腥的万恶祭典!

  《搭便车》
  当陌生人请求顺路载一程时,一场暗夜杀机──生死交关!
  《五楼租屋》
  最恐怖的不是房子有鬼,而是当你试图警告时,大家都以为你疯了……
  《补习班电梯》
  按下电梯时,掌控权就已经不在搭乘者手上,它会将带领众人到不同的时空。
  《不速之客》
  半夜,阳台上多了一件衣服,不是家人的,它或他,究竟是谁?
  《观音显灵》
  脸色苍白,眼睛布满血丝,眼球彷彿随时会掉下来的观音梦中掐着她的脖子,是真?是假?

  最恐怖的是深夜的路上、大楼的电梯,还是你自以为最坚实可靠的温暖堡垒──家?
  篇篇看似稀鬆平常的生活开端
  一字字带领你步上战慄纠结的导线

出版社:长鸿出版社

作者:芙萝


1. 东森新闻云连两届「大家来说鬼」大赛勇夺双料奖金 (2016、2017),并为2017年「大家来说鬼」大赛网站创作「入站故事」之一。首位连两年获双奖,且唯一签约驻站作家的得奖者。

2. PTT 鬼故事大本营「Marvel板」连两届徵文比赛胜出。2016年亚军,2017冠军。
3. 台湾推理作家协会2017年徵文比赛,作品入围。
4. Dcard「灵异板」入选风云人物榜。
5. pixnet痞客邦「部落格」曾挤进「小说连载」、「图文创作」分类排行前十,「文章」则长期霸占分类排行前三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