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现实前瞻 >坐看牵牛织女星 >

坐看牵牛织女星

发布时间:2020-06-27   来源:现实前瞻    

坐看牵牛织女星

夜空中的牵牛织女,寄託了人世的思念,同时也撩动我们对生命的好奇与想像。

距离地球十六‧七光年的牵牛星─天鹰座α(别名Altair),与二十五‧三光年外的织女星─天琴座α(别名Vega),分别是全天空第十一及第五明亮的恆星。从春末到初秋,抬头仰望夜空,你很难忽略它们的存在。

这两颗星,再加上天鹅座的河津四(天鹅座α,别名Deneb),构成我们所熟悉的「夏季大三角」(Summer Triangle)。

牵牛织女的传说,在中原汉文化中流传已久,谁也说不清它究竟源于何时。不过,一开始和浪漫并无关连。

透过古典文献考证,我们知道在先秦两汉以前,牵牛织女分踞在北天银河东西两侧。从《诗经》到班固《西都赋》的文字,只有象限描述,没有任何爱情因子参杂其中。

直到意致深婉的《古诗十九首》出现,一首淡朴真切的〈迢迢牵牛星〉,自此引动了天上人间的爱情版图: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;
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
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;
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?
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古诗中纯粹直率的浪漫,让今天扭捏作态的偶像剧,显得苍白无力。

将时序推移到北宋,秦观清丽和婉的〈鹊桥仙〉,捕捉到我们从相识、相爱、分离、相思到相聚的种种微妙心事,为牵牛织女的古典风雅,挹注瑰丽色彩:

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度。
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

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词牌中的每一个字,都像极了天上剔透可人的星光:晶莹、旷达、冷冽中透着温柔。即使,现代天文学早已证明牵牛织女七夕相会的不可能,我们仍深情地相信古老的爱情传说,因为这则故事反映出来的,是我们出自于同理心所投射的善良愿望。关于这点科学现实,杜牧的堂叔杜甫倒是看得很清楚:

牵牛出河西,
织女处其东。
万古永相望,
七夕谁见同。

千万年来,这两颗星星永远都隔着银河相望,有谁真正见过它们在七夕相会呢?

***

后来,我在世界不同的地方,都曾仰望过北天银河的牵牛织女星。

在伊朗的卑路支沙漠,他们不是相见时难别亦难的旷男怨女,牵牛星是上升飞翔的老鹰,而织女星则成平沙落雁之势,「Vega是掉下来的老鹰」,卡车司机是这幺说的。南太平洋的玻里尼西亚人,则称织女星为「年星」(Whetu o te tau),在向风群岛的大溪地,只要在夏至的午夜零时天顶中央,看见年星,就知道一年又过去了。纽西兰的毛利人则称牵牛星为「Poutu-te-rangi」,意思是「天堂之柱」,而在澳洲东部墨累河沿岸的Koori人眼中,我们所传颂癡情不移的牛郎星,却是一只体型壮硕、丑陋无比的大鳕鱼。

一样的星空,却有千万种阅读情调。

***

每当我走在异地未知的黑夜里,我总会抬起头来,寻找熟悉的座标。

在多少次飘泊里,仰望天上的牵牛织女,让我的心中酝酿某种无以名之的温柔,带给我慰藉,让我对于前方,不再感到困惑迷惘。

在多少个颠沛中,仰望天上的牵牛织女,让我在陌生的大地上看见坚定不移,带给我希望,让我对于未来,不再感到失落徬徨。

一如我心爱的杜牧,「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倖名」只是他用放浪形骸虚掩胸中的意冷心灰。「天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牵牛织女星」中的清明澄澈,才是诗人不曾改志的从容,透过牧之的诗,将旖旎深情遥寄在银河天际。

夜空中,牵牛织女化成光年谱写的诗,继续呢喃那流韵千古的唯美真情。

摘自《星空吟游》

坐看牵牛织女星

数位编辑整理:陈子扬
Photo:Dmitry Kolesnikov,CC Licensed.


上一篇: 下一篇: